官商勾结、沉迷高尔夫,一国企董事长贪污超6000万!
发布日期:2021-10-19 21:29   来源:未知   阅读:

当过知青干过矿工

在煤矿行业工作33年

辞职两年后被查王俭与老板们“玩在一处”享乐放纵迷打球一步步“退”到了悬崖边上

“父亲为我取名‘俭’,是希望我一辈子勤俭节约、艰苦朴素,但自己恰恰由俭入奢,成了‘王奢’。”

10月13日,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了神华宁煤集团原董事长王俭的忏悔书。

王俭。资料图

“王总,今天状态不错啊,再来几杆?” “好啊!”

“厉害啊,王总,那您看我的项目……” “没问题,放心吧!”

被留置的前一天,王俭还约着“朋友”在银川某高尔夫球场尽情挥杆,甚至承诺为该“朋友”争取工程项目。然而,第二天,王俭就接到自治区纪委监委请他前往说明情况的通知,此时的他仍心存侥幸。“心想我都已经辞职了,应该没什么事,还想着早点说清楚,出来再约几场球,没想到……”

和老板打成一片以随时能“呼朋引伴”为荣

“王俭36岁成长为厅级领导干部,曾在神华宁煤集团任职十余年,直至任该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长,他的问题也主要发生在这一时期。”办案人员告诉记者,王俭错误地认为国企干部可以“搞搞特殊”“变通一下”,靠企吃企,骄奢淫逸。

2006年,神华集团重组原宁夏煤业集团公司,成立了神华宁夏煤业集团公司,王俭被任命为该集团公司党委副书记、董事会董事,并成为首任总经理。2007年11月,王俭被任命为神华宁煤集团党委副书记、董事长。

“神华宁煤被称作宁夏的‘工业长子’。作为它的掌舵人,这是王俭仕途的高光时刻。2008年,他被自治区授予‘有突出贡献专业技术杰出人才奖’。”办案人员说。

然而,拥有这些光环的王俭却渐渐“变了”。

他常与老板们做比较,觉得自己在能力上不比身价千万、上亿的老板们差,但生活上却相差甚远,心里愈发不平衡。“‘天下之难持者莫如心,天下之易染者莫如欲’,自从我有了‘心中贼’,也就有了贪欲和私心。”王俭说,“我很羡慕老板们的生活方式,和他们在一起吃喝玩乐心情愉悦,觉得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他热衷于建社交圈、朋友圈、生活圈,以手机通讯录里存有几千个联系方式,能随时“呼朋引伴”为荣。

内心失衡,信仰迷失,王俭把权力异化成建立人脉关系的工具,他认为,“只要我建立起关系,那之后的你来我往就是人情交际,不算以权谋私。”在办案人员的耐心教育下,他才幡然悔悟,“用权力打造起的人脉关系实际上是一副沉甸甸的枷锁,如果自己不是整天琢磨钻营,而是把精力全部用在工作上,也不会作茧自缚,陷入泥沼,我这是明白得太迟啊。”

靠企吃企敛财六千余万元

建立起“人脉圈”后,王俭以增进感情、维系关系为幌子,经常吃吃喝喝、拉关系办私事,大搞权力寻租。“人的贪欲是慢慢膨胀的,王俭也是这样,他一开始是不收钱的,可以说,他的腐败是经历了从拒收、小收到大收的过程。”办案人员说。

在担任神华宁煤集团董事长之前,王俭曾拒收过一些老板送的礼品礼金。但拒收之后他又觉得“亏”,感到遗憾且不甘。

渐渐地,在收与不收、怎么收的问题上,他摸出了一点门道,并形成一套“原则”——只收可靠的、放心的、与自己有交集的老部下的钱。后来又逐渐演变为锁定重点目标,呈现出“频次不高金额大、对象不多出手重”的特点。

“在王俭贪腐的道路上,有两条‘大鱼’不得不提,一是北京某股份公司实际控制人王某某,二是宁夏某公司法定代表人肖某某。”办案人员说。 “我的公司马上就上市了,我给您些股份,保证上市后有很高收益。”2009年5月,王某某为感谢王俭帮助其公司承揽神华宁煤集团公司甲醇项目水处理系统等多个工程项目,提出给王俭转让其即将上市的公司原始股,王俭对此很是赞许,“他是个很懂感恩的人,而且做事也严谨,让我别自己出面,最好能找个亲戚‘购买’并代持。”

此后,王俭安排其妻弟张某以150万元“购买”该公司50万股原始股,登记在张某名下。为了更加“保险”,王俭又安排张某和王某某签订虚假的退股协议,约定王某某退还张某150万元股本金及10万元利息,张某则退还股份,但实际双方均未退还。2014年7月,王某某安排出售张某所持全部股份,获利4311万余元。

“股票的获利情况我是第一时间就知道的,但我当时是公职人员,不好拿回来,只好先放着,想着以后有机会再取回来。”王俭说。直至2019年1月,在辞去公职一年多后,王俭方从王某某处取回1700万元。

“和王某某相比,肖某某算是王俭的半个‘管家’,多年来,他把王俭一家‘照顾’得无微不至,出手格外大方。”办案人员说。2011年1月,肖某某为感谢王俭帮助其公司多次承揽工程,出资1000万元为王俭购买某公司股份,并约定股权由肖某某找人代持,收益归王俭。平时王俭家里大大小小的事情,肖某某也都会“及时出手”给予帮助。王俭对其很是认可,凡是神华宁煤集团的相关工程,都会先安排肖某某承揽,甚至亲自为其投资经营出谋划策,成了名副其实的“官商一家”。

经查,王俭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项目承揽、煤炭资源整合协议签订、工程款支付、设备物资采购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及个人行贿款折合人民币共计6042万余元,其中,党的十八大后收受财物共计4422万余元。

打球上瘾工作日休息日都在高尔夫球场

从违规吃喝到收受礼品礼金、股份财产,从出入高档会所到追求奢华,与老板们玩在一处的王俭享乐主义思想日渐滋生,走向了骄奢淫逸、肆意放纵的歪路。

2012年11月,王俭安排下属某企业利用公款购买了一张50万元的高尔夫球会员卡,称用于公务接待。“说是公务接待,基本上都是我用的。”王俭坦言道,“第一次接触高尔夫球这项运动后,我便乐在其中不能自拔,被它迷住了,成了一名‘瘾君子’。”在组织明确要求单位的高尔夫球会员卡必须封存上交时,他却隐瞒不报,长期使用,并认为只有高尔夫球运动才符合他的身份。

“我一直把打高尔夫球当作雅好,觉得这个运动只有少数富人玩得起,而我作为一个领导干部,就应该享受这种高雅运动。一开始我在银川打,后来发展到全国各地,甚至延伸到国外。球场也成了权钱交易的场所。”王俭说。

为了打高尔夫球,王俭甘于被“围猎”,无论是购买价值不菲的装备,还是球场高昂的消费,总有人投其所好,他也都欣然接受。

据神华宁煤集团相关人员描述,无论是工作日还是休息日,在球场上总能看到王俭的身影。在一次次挥杆中,王俭与老板们感情“近”了,与企业广大干部职工的感情却“远”了。

在辞去公职后,为了填补精神上的空虚,王俭更加热衷于打高尔夫球,其特定关系人薛某还为其在北京购买了一张高尔夫球会员卡,供其长期使用。

擅权妄为集团多人被查仍找门路、托关系

王俭在生活上追求奢靡享乐,在工作上则独断专行,以“家长”自居,甚至越权越位。他坦言道:“组织任命我为副书记,在集团党委领导下分管行政工作,但在我的‘把控’下,却成了董事长直接领导党委工作,凌驾于组织之上。”

“你去处理一下,把‘火’灭一灭。”2010年,神华宁煤集团下属某煤矿的主要领导因违法犯罪被检察机关侦查,时任集团董事长的王俭不仅没有积极配合侦查工作,反授意下属找门路、托关系,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2013年,该集团又有多名矿长因受贿被查,并受到法律制裁。事后,有一位检察机关的领导告诫王俭,“若你们能正确对待,早些刹住歪风邪气,也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但王俭不以为然,“社会风气就这样,这些不过是偶然事件。”有人建议他在集团内开展警示教育,以案为鉴,但骄傲自负的王俭对此嗤之以鼻,他深信只要人脉广,做事谨慎一点就没有问题。“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也在违纪违法,胆子更大,所以对他们的犯罪行为根本没有在意,整个集团风气日渐败坏,最终覆水难收。”王俭说。

2014年,中央巡视组对神华宁煤集团进行巡视,该集团多名中层干部因涉嫌受贿被查,锒铛入狱。集团干部接二连三落马,王俭却仍未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更没有意识到问题的根子在自己,仍一意孤行,企图用自己的“人脉关系”解决问题,为自己的“小圈子”开脱,严重破坏了企业的政治生态。

而在对待自治区和上级神华集团公司的监督管理上,王俭则两面讨巧,逃避监管,“宁煤虽然有自治区和神华管,但管理是比较松懈的,我对自治区汇报工作的时候,就讲当前项目的进展,工作取得的成绩;在神华汇报工作时,就会说自治区对我们工作的支持,并强调区里对我们管理很严格。实际上两边都不怎么会管我,被我钻了空子。”

“王俭案是我区国有企业腐败案中的典型,监督有形无实,权力制约乏力是这一领域作风和腐败问题不断蔓延的主要原因。”办案人员说,“有效制约和监督权力运行,才能抓住抵制腐败的关键与要害。”

被留置接受审查调查的王俭,忏悔自己忘了“俭”,成了“王奢”。

王俭忏悔书(节选)

通过反思,我深刻认识到自己错误的严重性,组织本来对我寄予了很大希望,我却没有珍惜组织给予的权力去很好地为党工作,滥用权力,为自己和他人谋取私利,跌落成一个腐败分子。我痛定思痛,从错误中反思出几点感悟,作为反面典型,警示他人,也永远警示自己。

“俭与奢”。“俭”,是父亲给我起的名,有我出生时很深的历史烙印。1960年正是国家三年自然灾害最困难的时期,听母亲说,生我时单位给她坐月子的生活补贴就是8斤胡萝卜。我就是靠这胡萝卜哺育的初生。父亲更是希望我一辈子都能勤俭节约、艰苦朴素。但自己恰恰由俭入奢,成了“王奢”,贪图享受、骄奢淫逸,完全辜负了父亲的一片良苦用心。正是忘了“俭”的初心,变成了“奢”,有了贪念与私心,才走向了犯罪。

“雅与俗”。什么是雅?什么是俗?不同的阶级有不同的判断标准。就体育运动来讲,不同的健身运动方式本身没有什么雅俗之分,但一项运动只被少数富有人把持着,成了权钱交易的场所,被老百姓在心中冠上奢侈腐败的形象后,就有了雅俗之别了。作为一名国企的董事长,我经常和老板们在高尔夫球场挥杆潇洒,在企业干部职工中造成了恶劣影响,显然已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公仆了,而是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也就变成俗不可耐了。始终心系百姓,与人民群众同甘共苦,鞠躬尽瘁,在人民群众心中才是最高雅的人民公仆。

“守与舍”。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就是“守”。初心易得,始终难守,就必须始终保持崇高的革命理想和旺盛的革命斗志。守住为国有企业的改革发展努力工作、顽强拼搏的精神家园,就必须舍去贪图享受、为少数人和自己谋利益的私心杂念。但自己却热衷于建立人脉关系,给他们利用权力提供帮助,谋取私利。能和你成为朋友,不是你的人品有多好,而是因为你手中的权力好,本质就是权钱交易,哪有什么真正的情感友情?收受了人家的“好处”,心里早就把你唾弃了。用权力打造起的人脉关系绝不是自己的人脉资本,而是编织自己作茧自缚的枷锁。如果自己把精力全部用在工作上,心中始终谋划着企业的发展和职工群众的利益,就绝不会跌入违纪违法的深渊。

“得与失”。作为一名党员,正确看待个人的得失,多想想为党和人民的事业而牺牲的英烈们,多比比劳动模范,与他们来比得失,就能做到不为私心所扰,不为名利所累,不为物欲所惑,淡泊名利,克己奉公,实现共产党人的人生价值。作为一名国企领导,组织已给予了我很高的荣誉和待遇,应该多与企业的职工来比自己的得失,心中多想想在井下奋斗的矿工兄弟,为他们多解决些实际困难,为他们多分忧,倍加努力地工作。但自己却与社会上的老板们比得失,觉得自己比他们付出的多,得到的少,越比心里越失衡,开始想着攀比仿效,琢磨着给自己找后路,以权谋私,到头来把自己比进了高墙铁窗里,失去了一切。

“自律与他律”。自律是内因,他律是外因,外因靠内因才能起作用。没有严格的自律意识,再严格的他律也会监督不到位。作为国企一把手,必须认识到岗位的重要性和特殊性,不断增强自律意识。我作为集团党委副书记,上级的监督很难持续到位,往往上级到单位检查工作、调查研究、参加民主生活会和组织生活会时,班子成员很难对我提出批评,指出自身不足。在班子内部,没有树立良好的民主氛围,自己不能按一名普通党员身份与班子成员坦诚交流,始终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领导姿态,同志们怎么可能给我提出善意中肯的批评,并指出我的不足!自己不加强政治学习,不能从思想政治上经常检视、剖析和反思自己,自律意识也就慢慢淡忘了,成为了不受任何约束的特殊党员了,突破纪律底线走向犯罪也就成了必然。

虽然我即将离开党组织的怀抱,但组织在留置室给予的帮助教育足够我受用余生。今后我依然会按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把理想信念作为自己的精神支柱,弥补我曾经丢掉的一切,常怀敬畏之心,常怀感恩之心。接受改造,重新做人……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南方都市报、中国纪检监察报、四川日报